冷伊

灣家人,繁體字出沒

近期刀劍亂舞、無特定CP狀態
持續全職坑中,葉神粉,吃周葉喻葉王葉
熱愛AKB美少女們,神推高橋みなみ
APH英廚、薰嗣廚

FC2
http://anna60423.blog.fc2.com/

【周叶】龙说(下)

※人类周X龙族叶修

※篇名其实没有意义

※私设如山,请不要太认真计较。




--

「重要的事,当然要放在后面讲了,前辈,不先请我们坐坐吗?」


「就是就是!站着讲了这么久我脚都酸了,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跟队长长途跋涉来到这里,饿都饿死了,叶修我跟你说这晚餐肯定是要吃的!快点快点快点,别想逃啊!」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大有不让就不完了气势。


叶修叹了一口气说,「行,要吃当然可以,但我不养闲人,你们两个人要有一个来帮忙准备。」


「自然是没问题的。」一旁的黑精灵脱下了斗篷。



最后不用帮忙的黄少天则被叶修安了一盘饼干还有一壶茶,就被放置在客厅不管了。


黑精灵挽起了袖子,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沿着马铃薯外围一顿一顿移动着削出一条长长的外皮,而一旁的叶修正在料理台上揉着面团。


「前辈,已经醒来好一阵子了吧。」用得是肯定句,还不是疑问句。


「是的呢。」叶修毫无感情的回答。


「明明伤也好了,却不来找我们,韩文清前辈很担心叶修前辈,是有什么理由让你留在这里不走呢?」


叶修没有回话,只是很认真地揉着面团,分好一块一块,用刀子在面团上划拉两刀,再一块一块送进烤炉里。


事实上叶修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喻文州已经完成了叶修分配给他的工作,站在一旁用布把手擦干净。


「我失去了记忆,我觉得你们应该知道,在我沉睡之前我应该有一位契约者。」栓好烤炉的铁门,叶修擦了一下因为靠近高温而冒出的汗。


正要回话的喻文州像是听到声音,长长下垂着尖耳抖动了一下,不再说话。


进来的是刚下课的周泽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问,「叶修,家里有客人?」


而叶修还是从那张没有什么情绪的脸蛋上读出了周泽楷的不开心。


于是剩下的厨房活儿就成了这屋子里一大一小的工作了,喻文州带着另一个杯子回到客厅。


客厅里,正在看书的黄少天头也不抬地说,「我还是讨厌周泽楷。」


喻文州闻言苦笑了一下,「但是他确实是叶修前辈的契约者,即使他转世了这点仍就无法改变。」也真亏还能相遇,黑精灵想。


黄少天还是一脸不愉,这屋子打从他一进来就闻到了周泽楷的味道,很明显的把叶修困在这里的是谁不言而喻。


人类并没有像是龙、兽人、精灵们那般长寿,他们会转世,记忆就会消失得一干二净然后在世界不知道哪个角落生活,甚至是有可能过着跟上一世完全不同的生活。


这对和他们契约的种族来说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


而人类是个矛盾的种族,惧怕着他们以外的强壮种族,却又想要驯服纳为己用。


「如果不是他,老叶不用受那么重的伤,甚至是为了他留在这偏远小镇!更不会因为契约魔法的关系让自己失去记忆,那个人类到底有什么好的?一整天都憋不出几句话来就只会笑。」很显然刚刚在厨房里两人的对谈,黄少天一字不漏都听到了。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说,「少天……你也知道的,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叶前辈契约的。」


深知叶修实力的黄少天撇了撇嘴低声地说,「就是还心甘情愿,我更不爽。」




壁炉里的火不大,在寒冷的夜里尽忠职守地燃烧着。


周泽楷因为口渴而醒了过来,他呆呆地看着一旁空着的枕头。叶修把自己平常睡的客房让给了喻文州跟黄少天休息,而他跑来跟周泽楷挤一起睡,而此时应该是睡在他旁边的叶修却不在,一片空荡荡。


周泽楷点燃了床边柜子上的蜡烛台灯,拿起水壶给自己斟满了一杯水,他坐在床边捧着玻璃杯一口一口缓慢地喝,喝完仍没见到叶修回来,他放下水杯脚尖摸索了一阵才找到毛绒绒的拖鞋穿上。


他小心翼翼推开自己的房门,往外一看,就看见书房的那个方向有一些光线,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交谈的声音,他悄悄地走近。


「……不论对人类来说还是其他种族,最大的威胁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恶魔,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从哪边过来的,他们既狡猾又强大十分棘手。」


「恶魔的事我知道,S镇里许多能力还不错的龙骑士都被征调到前线,这里面也包含了小周的父母。」


「那是因为龙族魔法能给予恶魔最大的压制,虽然无法到直接消灭,但是能大大削弱他们,人类才会将那么多的龙骑士调派在前线。」


「文州………对龙族的伤害………现在我族人的数量也………我会的……」


可能是因为叶修一边咬着烟一边讲话的缘故,后面有一些咬字站在门外的周泽楷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后面讲了什么他也无心再听下去。


他知道了一件事,叶修要离开了。


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冰冷从脚底一路蔓延到了全身,他甚至怎么回到自己房间里的他都不太记得了。


一夜无梦。



--



第二天喻文州和黄少天在用过早餐后,还要赶着去别的地方的两个人便说要离开了。


要走的时候,叶修送着两位访客到门口,餐桌则交给了周泽楷收拾。


清晨的街道还一片雾茫茫,一个人都没有。


「前辈,希望能很快再看到你。」遮住了黑纹跟尖耳的喻文州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黄少天套上帽兜做好一个旅人的打扮,站在门口他说,「可别让我们等太久,你一定要回来啊。」


叶修没有回话他只是点了点头,接着两人前后脚离开了前院,龙族一路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远方太阳逐渐升起驱散薄雾,从那一头的城墙探头,光线一丝一线地透射过来,明亮地让人睁不开眼,而灰白色的天空开始染上淡淡的蓝,吸进肺里的空气不再冰冷。


回到屋子里,周泽楷已经把餐桌收拾得差不多了,他正拿布巾擦拭着桌面,听到叶修的脚步声,少年抬起头看向叶修。


「叶修,你要走了是吗?」


这还可真是突然呢,但是省了他还要想怎么开口,叶修靠着门边想。


「是,但不是现在。」他说。


少年闷着头把桌面擦干净后,走进厨房里准备清洗今天早上使用的碗盘。叶修有些心疼,他伤好的事他确实是没有跟周泽楷讲,周泽楷也知道他身上的伤已经好了,然而渴望人陪伴的少年从没戳破,两个人就一直装作没有这件事。


沉默气氛漫延开来,只剩下周泽楷洗碗的水声,哗哗作响。


「小周。」叶修唤了他一声。


少年不为所动继续搓洗碗盘,叶修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拿起另一块干净的布巾把洗好的碗盘擦干。在两个人分工合作之下,把本来就不多的碗盘两三下就整理好了。


今天是休息日,周泽楷本来在假日就有很多家事要做,多了叶修后这些事也不会减少但就是多了一个人可以帮忙。


两人合力拆了所有房间的床单下来洗,也把积了两三天的衣服洗了,后院里两人份的衣物还有床单被套在风里轻轻飘扬,之后去了一趟市集,补充一些快用完的日常用品、食品。午餐时分,很难得两个人没有回家吃,而是在熟悉小餐馆里享用了一顿丰盛的餐点,顺带一提这家小餐馆到了晚上摇身一变成了镇里的酒馆,是猎人旅人休息的好去处。


回家的路上,叶修看了一下跟自己并肩而走但却是沉默着的少年,他想起床、吃饭、打扫、看书、再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所谓的平静生活也不过如此。


走在旁边的周泽楷也时不时地瞄一两眼叶修的侧脸,叶修的五官哪个单独拆出来都不显得特别,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是意外地耐看,和少年惊艳的五官不同,叶修的很有自己的一番味道。


有些乱的黑发看似柔软却有一些发丝桀骜不驯微微向外翘,这让周泽楷想起捡到叶修的那一天,受伤了把自己柔软腹部和伤口藏起来,虽然让人靠近但是要摸着他却没那么容易,明明那翠绿色的鳞片看起来那么美丽。


这么一想,他发现他好像很久没见过叶修龙形的模样了。


周泽楷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权利去阻止叶修要留还是不留,和叶修无数次的对练,他更知道叶修根本不该留在这个城镇里。他是属于那片广阔天空的,自由而张扬,锐利的锋芒藏在那漫不经心的外表之下,是很有欺骗性的,那些在市场里喜欢拉着叶修讲上两三句的妇女们,是无法想像在战场上的叶修可能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想到这边周泽楷小小地得意了一下,这样的叶修耐心地在自己的身边教导着自己。


他很喜欢叶修,不论是坐在窗边和他一起安静看书的;在厨房里活忙的;对练两三下就能撂倒他的;因为听到他分享学校的趣事而哈哈大笑的,各种模样的叶修,所以他更不希望叶修留在这里,而叶修的同伴需要他。


喜欢一个人也许需要很多的陪伴才能成型,但是他想叶修更需要的是能跟他一起并肩同行、可以站在同一个高度的人,当他抵达那样的高度时,看到的又会是怎么样的风景呢?周泽楷发现自己似乎跃跃欲试,那么分开一下,他为此而努力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安静而细小的火苗,唰地一下像是火烧燎原,少年的眼神炙热而坚定。


在夕阳余晖里,两个人都抱着份量不轻的纸袋,站在家门前,叶修正在掏钥匙时,周泽楷开口了。


「叶修。」


嗯的一声,叶修继续努力在口袋里捞钥匙。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翻找钥匙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最后总算是摸到了,叶修把钥匙插进匙孔转动,然后他说,「我知道。」


放下满是东西的纸袋后,叶修一把揽过周泽楷,在少年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漾着温暖的笑容,叶修说,「我知道,我家的小周可是最棒的。」


腼腆的少年羞红了耳根,粉着脸蛋,闪亮亮的眼睛却是不怕羞地直直看着叶修,于是两人相视一笑。



--



那晚,叶修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他有周泽楷。


周泽楷如子夜般的双眼看着他,能蛊惑人心般深邃,准龙骑士说,「叶修,跟我契约。」

 

没有人能拒绝周泽楷,尤其是当他很认真看着你的时候,你会想把整个世界整个自己整颗心都给他。叶修怔愣间想起了那些少女们的传言,那还真是所言不假,要往嘴里送的烟草就这样停在半空中。

 

他是大陆上最强的龙,至少现在没有龙能打败他,自然而然他从没打算要契约认主,认了主就会被限制住,他认为他是自由的,这个世界还那么大,他想做的事还那么多。

 

「叶修,不要怕。我会……陪着你。」虔诚的骑士往前踏了一步握住叶修自然垂放在身侧的手,举至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叶修望着周泽楷,他的骑士并不信奉神也不忠诚于国王,更不会轻易相信他人的传言,他事实求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跟想法去评断是非对错,用自身的能力去开创未来,叶修觉得周泽楷反而比较像是龙族的个性,龙族向来是只相信自己,相信力量信服于实力。


事实上,叶修是很欣赏这样的人。


「你……让我再想想。」随着这句话仿佛停住的时间开始流动,一直没送进嘴里的烟卷终于进了嘴里,而烟草的香气在肺里转了一圈。

 

周泽楷听到这样的答案笑了笑,「好。」他说。

 

骑士当然很清楚叶修的犹豫,也知道自由而张扬的叶修是最迷人的,而他确实是被那样的生活方式那样的叶修所吸引,但不甘于只是朋友的关系……不想要叶修再度去旅行后偶尔路过才来看看他,龙族跟人类的寿命不同,谁知道等下次叶修见到他时,他是不是就已经白发苍苍了呢?


当他的肉体消散的时候,他无法再用自己的手去触摸叶修;无法用自己的眼看着他,这是一件多么可怕而且伤心的事,周泽楷想世界末日可能也不过如此而已。


苦恼的龙族想了很多种里由要来拒绝周泽楷,但是不论哪一种理由,当他看见周泽楷时,那些话那些言之有物、合乎道理的理由他发现他都说不出口。


叶修知道了他会答应周泽楷的要求。


契约的魔法阵在两个人的脚下展开,两人注入进去的魔力在里头冲撞、交融,阵法里密密麻麻的文字发着光,光芒越来越盛逐渐覆盖住他们的身影。光芒退去的时候,叶修的锁骨多了一个象征周泽楷两种不同魔力一红一浅蓝交织成如火焰的印记,周泽楷的上臂多一个红色宛若枫叶的图案。


「我喜欢你,叶修。」梦里的那个周泽楷眉眼弯弯地说。


梦醒了,连同睡在他身边的周泽楷也醒了。



--



已经和叶修一样的高的少年,看起来再过几年个头说不定就会超过叶修,现在他不用掂脚尖也能摸得到叶修的颈脖了,而此时的他正在给即将离去的叶修整理斗篷的帽子。


就像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离开的那个清晨一样,也像无数次周泽楷出门时的样子,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还漫着薄薄的雾,准备迎来崭新的一天,虽然要分别了但两个人都不觉得感伤。


他们都知道,离别并不是终点。


深埋在身体里的契约魔法,让他们各自找回了遗落的拼图,两人本来就紧密的齿轮再度运转起来。


叶修等着周泽楷撢掉他肩头上最后那一点灰尘,入眼帘的是越来越成熟的面孔专注的神情。


「我在大陆的另一头等着你,那么小周,我出门了。」叶修套上斗篷的帽子,踏出了步伐。


「嗯,路上小心,不会……等太久的。」周泽楷目送着沐浴在晨光下叶修远去的背影。


背对着周泽楷而走的叶修勾了勾嘴角,周泽楷骨架已经开始逐渐长开,他想他大概真的不用等太久。


在时间巨大的洪流里,广阔的大陆上,他们知道不论多少次、多少年、在哪个地方,只要他的灵魂不灭;他的肉体还没消散,他们都会再度相逢,继续他们未尽的旅程。



THE‧END


全篇已整理成本子,32p 內頁鈺嵩紙,封面牛皮紙
8/13 14 cwt43販售,也歡迎來攤翻翻實體書...(ry


同人誌中心資訊

评论

热度(49)

©冷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