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伊

灣家人,繁體字出沒

近期刀劍亂舞、無特定CP狀態
持續全職坑中,葉神粉,吃周葉喻葉王葉
熱愛AKB美少女們,神推高橋みなみ
APH英廚、薰嗣廚

FC2
http://anna60423.blog.fc2.com/

【周叶】龙说(上)

※人类周X龙族叶修

※篇名其实没有意义,等想到更好的时候再说(RY

※私设如山,请不要太认真计较。

FC2





那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傍晚了。

 

少年抱着藤编的篮子,篮子里头有许多他在森林边缘摘取来的野树果。他一边小跑步想要赶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以前回到镇上,一边小心翼翼地抱着篮子他也不想让好不容易摘到的果子掉了出去。

 

『咚。 』是重物落下的声音但并不大声,听觉灵敏的少年停下了他的脚步。

 

是……什么东西呢?

 

小小的身影像是魔怔了一样,动也不动地停在半路上,他的内心不断地挣扎着,看了看天色,最后抵不过好奇心的少年一手抱着篮子走向声音来源的树丛,轻轻地拨开树欉。

 

在树丛的后面是一只受了伤的龙,翠绿的龙鳞上还沾染着点点鲜血,他艰难地呼吸着,虽然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可是少年知道龙受了很重的伤而且很痛。

 

少年伸出手想去摸摸躺在地上的龙,就在细小的指尖要触碰到龙时。

 

『别摸,孩子,那些血迹最好不要碰。 』一个有些沙哑的嗓音直接在少年的脑海里响起,但低低的有些懒散的声音里头有着明显的疲倦感。

 

「……没事?」五官精致的少年并没有被声音直接传到脑海里的这件事吓到。他收回自己的手,蹲在一旁,黑亮的眼珠看着背对着他躺的龙。

 

『没事,那些并不是我的血。你不怕我啊? 』

 

少年连忙摇了摇头,才想到龙根本看不到他摇头,于是他说了一句「不怕。」

 

『你很有趣,很少小孩不怕龙的。 』龙轻笑了几声。

 

少年默默地回答。 「这里是S镇。」

 

『……喔,难怪你不怕,没想到居然掉到有名的驯龙镇附近,运气不好啊……』龙在听到S镇时,停顿了好几秒才说话,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如此之差。

 

这么一小段时间的对话,原本还泛着红黄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气温一下子冷了起来。

 

少年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反反覆覆好几次才下定了决心开口说,「受伤了……要回家吗?」

 

龙一听到少年这样欠缺主词的讲话方式,一下子就乐了。前面的对话还没感觉,只是觉得这孩子的话真少。

 

『怎么?你想养我啊?认主? 』

 

「养你,你受伤了。」他听得出龙的嗓音里头的笑意,知道他并没有生气。

 

『行啊,不过话先说在前头啊,我是很好养但是要驯服我可没那么容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龙在说完后,慢慢地缩小成了小龙的模样,『对了要养之前,我也得知道养我的人叫什么名字吧? 』

 

少年把篮子里的满当当的野果倒了一半出来,留了一些空间要给小龙窝在里头好方便让他带回家。


「周泽楷。」少年看着变小的龙吃掉了两三个果子后,卷成一圈地窝在一堆果子上面,他把原本盖果子上头的棉布重新盖在上面,并确定从外头看不出有一头龙在里头,小心翼翼地把篮子抱在怀里。


『叫我叶修就行了,请多多指教啊,小周。 』周泽楷在微凉的夜色中听见龙在他的脑海说着。


--


周泽楷所居住的城镇是大陆上有名的驯龙镇,凡举有名的龙骑士有过半数都来自这个城镇,而这个城镇的居民们也几乎以要成龙骑士为志愿。


小小的周泽楷自然也不例外。


在S镇里没有主人的龙几乎是不存在的,而要成为一名龙骑士,势必得找到一头没有认主的龙,驯服他并让龙认同自己,这过程通常都会耗费上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龙是一种很忠诚但骄傲的生物,这也不能怪它们,他们拥有着几乎与天地一般长久的生命还有与生命同等的智慧。而这样的他们一但认了主,是绝对不会背叛也会誓死保护主人,而认主的印记那更是直至主人死亡才会消失的。


而曾经认过主的龙,通常要再找到他们并且驯服那又更是难上加难。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是否认过主,但是一开始把他捡回家也不是为了要驯服他,等叶修伤好,如果叶修要离开他会让叶修离开。即使未来的他要再遇到没有认过主的龙的机率很低,他也还是会这么做。


由于天色已暗,周泽楷在回到镇里时,被已经出来守门的守卫拦了下来,花了一些时间解释他为什么没有在城门关之前回到镇上。守卫也没多为难周泽楷,关心了一下他最近的生活状况后就放人过去了。


回家的路上,一些镇上的大婶看到他,都会招招手把他叫过来并且塞点东西给他,于是当周泽楷回到家里时,除了抱着装有叶修的篮子以外,手上还多了一串香肠、几包饼干、几颗马铃薯。


艰难地把篮子放到桌上后,周泽楷赶紧把大婶们塞给他的东西放进厨房里收好。


「你一个人住啊?」这次的声音就不是从脑海里响起的了,周泽楷放下收进麻袋里的马铃薯,转过头来就看见那只小小的龙顶着棉布想去拉桌子上用纸包好的饼干。


「嗯,想吃?」一边这样问着,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的孩子一边走了过来,手脚俐落地点了桌上的蜡烛,并且把叶修头上的棉布拿了起来,包着饼干的纸包他也一并帮叶修打开,然后他就看着小龙拿起饼干两三口地就吃完一块,看上去很饿的模样。


这样的景象让周泽楷嘴角微微地上扬,随后又赶紧地跑进了另一个房间里,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抱了不少瓶瓶罐罐。


叶修一眼就认得出来那些都是装有可以治愈龙身上的伤的魔药。


他看着周泽楷把那些魔药摆在自己的面前,又问了一句,「父母呢?」叶修在那些瓶瓶罐罐的缝隙间绕来绕去,像是正在挑选哪一瓶比较适合。


「他们……去了帝都,一段时间不在。」


「喔,帝都啊。」叶修大概知道为什么周泽楷的父母会去帝都,这阵子的边境不太安稳,只要是有点能力的龙骑士都被国王找了过去。

 

很显然眼前的少年,照顾自己能力应该是被训练得不错,所以少年被留在镇里,镇上的人也都对他照顾有加,虽然叶修觉得周泽楷清秀的长相加了不少分,那些太太少女大概不用他父母去说多加照料一下也还是会塞给他那些食物。周泽楷的五官精致,还没完全长开就已经很好看了,这再长大一些还得了啊,叶修想。

 

他现在身上的伤从外表上看不太出来,但实际上内部可说是元气大伤,被这个孩子捡回家照顾也算得上不幸中的大幸了吧,有药总比自己窝在森林里等伤好来得快些。

 

同时也觉得这孩子很有趣,心性很稳,几乎不像十二、三岁的少年,反而比较像是成年人。

 

这个晚上,周泽楷弄了一些马铃薯浓汤跟面包当晚餐,和叶修分着解决掉后,在盯着叶修喝过魔药后。他把之前家里专门给小龙睡的藤篮从父母的房间里搬了出来,安置在自己的床旁边以方便照顾叶修。藤篮里头铺了好几颗松软雪白的枕头,还有一块民族图腾花纹的毛毯,温暖且舒适的窝。


叶修跟在周泽楷身后拍着翅膀飞进房间里时,看到那个藤篮时不禁汗颜了一下,「小周啊,你父母的龙是母的?」


「嗯,不喜欢?」周泽楷一直以为那就是给小龙睡的窝,倒是没想到还有喜好问题,他微微歪头想了一下。 「你是伤患,需要。」


叶修其实倒也不是说很在意睡床的样式,只要能安稳睡上一觉,他对于其他的部分也就无所谓。他只是担心万一周泽楷父母回来后,这床的原主人不会想要跟他打一架就是了,龙对于物品的占有欲可是很可怕的。


「不,我比较担心的是你家那条龙回来后会想跟我打一架,这是她的床,我睡的话会有味道沾染上去,她回来后肯定会知道的。」叶修绕过那个藤篮,飞到了单人床的床头柜上,「没关系的,我睡这就可以了。」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从藤篮的最底下挖了一颗枕头出来放在床头柜上,并拍了拍枕头一脸期待叶修在上头休息的模样。叶修无奈也不想拂了周泽楷的心意,就伸出爪子把枕头拉了过来在上头踩了几下乔个舒适的位置,就美美卷睡在枕头上。


少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吹熄蜡烛。


--


第二天,周泽楷是被煎蛋的香味叫醒的,躺在床上恍惚间他以为母亲还在家里。阳光温暖地晒洒在被子上,木造房屋微微散发着木头特有清香,脸枕在软软的枕头上,意识还没完全清醒的周泽楷忍不住地蹭了蹭枕头。


嗯……妈妈等一下会进房间叫人,可以再……多睡一下…………嗯……?


不对! !家里应该没有人!


睡得一头乱毛的少年猛地从床上蹦起来,急急忙忙下床的结果就是碰的一声摔下床,这一摔摔得可结实了,周泽楷痛得龇牙裂嘴泪眼汪汪。


听到声响走进来的叶修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你……在干嘛呢这是?」一手还拿平底锅另一手拿着锅铲的青少年问,煎蛋的香味从厨房那头移动到了房间里。


「叶修?」父母外出这个家里应该是只剩自己跟昨天捡回来龙,门禁的魔法并没有被破坏,所以出现的人只有可能是叶修。 「化形?」


「啊,你是说我怎么可能变成人的模样是吧?」


周泽楷点点头。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你先换衣服出来吃早餐,我再跟你说吧。」叶修扬了扬手里的锅铲,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周泽楷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两个大餐盘,摆放着两片煎得香脆的培根、一条香肠、一颗太阳蛋,两个餐盘的旁边还各自放着一杯牛奶,中央则有一小篮的面包。


已经好一阵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吃饭的少年,看着这副景象眼眶不禁有些热心头暖暖的。


「换好啦?吃早餐吧!」叶修捧着一个大木碗从厨房里出来,放到桌上时周泽楷看清楚木碗里头有刚洗好翠绿鲜嫩的莴苣、切成丝的紫高丽菜,小小的番茄块、玉米粒点辍其中。


吃饱喝足后,周泽楷翻出家里的茶壶茶杯,泡好了茶坐在桌边一副我已经准备好的模样。


「叶修,人型?」


依照村子里的有关龙的书籍,从没出现过有关龙族还能化成人的模样的记载,所以没有人知道龙是还可以化成人型的,而且真要是这样的话有多少的龙是化成人型混在人群里的呢?


「别想啦,能有人型的只有我这个年纪的龙才会,在我之后出生的龙都不会,所以你们人类的书籍上是不会有记载的。」叶修像是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一样,他说完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不过这件事你可别出去说啊。」


周泽楷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年纪?」


叶修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感觉没有比自己大多少岁,而且昨天天色昏暗他也没有办法去数叶修背上龙鳍,数龙鳍是他们辨认龙年龄的一个方法,难道龙的年龄跟人型的年龄是不成正比的吗?


「我吗?其实我也不太记得我活了多久,前一阵子才从一段很长的沉睡中醒来,没想到才一出来就被猎龙人攻击了。」而且攻击的手段也不太一样了,所以他才受了不小的伤,强撑着落到一处看起来很茂密的森林处,结果被周泽楷捡回家照顾。 「而且我所化的人型年龄是跟你有关的。」


「我?」危襟正坐的少年,眨了眨眼,看来很是疑惑。


『叩叩叩! 』「小周!」


一阵拍门声跟外头的喊声打断了叶修准备要说出口的话。叶修笑了笑说,「这事不急,你要上学吧?那就回来再说吧。」拍拍少年的头,叶修看着周泽楷急忙拿了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包包,准备推开门。


「路上小心,晚点见。」他说。


周泽楷回头看见叶修依旧坐在那边,笑着挥挥手目送他出门。而这一幕不知为何地让他感觉十分熟悉,就好像叶修那样送他出门已经好多年了,而这里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


說件好笑的事,之前寫完周葉六十分的智齒那篇後....我就長智齒了(哀傷臉) 痛的。
然後寫這個腦洞...跟馴龍高手自然有說不清理不斷的關係,我實在是太喜歡馴龍的配樂了
一邊工作一邊聽然後就洞就開了(ㄍ




评论(1)

热度(72)

©冷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