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伊

灣家人,繁體字出沒

近期刀劍亂舞、無特定CP狀態
持續全職坑中,葉神粉,吃周葉喻葉王葉
熱愛AKB美少女們,神推高橋みなみ
APH英廚、薰嗣廚

FC2
http://anna60423.blog.fc2.com/

【周叶】海里密语


※人类周x人鱼叶。

※因为员工旅游去了浮潜,教练身材好棒,所以开了脑洞(哪里不对

※私设众多。

※一篇完结 >_O



※繁中版(FC2)









一群人在阳光明媚的下午,穿着防寒衣头上带着面镜,半泡在海水里,专心一致地听着教练的说明。


「……如果面镜进水了,也不要紧张,就把头仰起就好,然后一手捏住鼻子拉开面镜让水出去后就可以了。记得双手打直抓着救生圈,也不用踢水,你的身体会自动浮起。准备好的话,我们就出发啰!」江波涛面带微笑地说完,转向一边用手势跟已经抓着救生圈绳头的周泽楷示意可以出发了。


看到江波涛手势后,周泽楷点了一下头,摆动着穿着蛙鞋的双腿,拉着一列人往海里去,开始他们今日的浮潜之旅。


这是周泽楷的大一升大二的暑假。


忙碌的大一学期终于结束后,在一片同学们兴奋说笑声中,平日和他感情不错的几位同学凑了过来。


「小周,这个暑假你有安排了吗?」这是江波涛。


周泽楷一边收拾着包包一边摇了摇头,「没,怎么了?」这个大一实在是太忙碌了,以至于到了学期末,周泽楷才想起这个暑假他的父母要出国,而他忙到忘了帮自己的暑假作安排。


「太好了!这个空缺有人补啦,而且小周一定能胜任的!」听到周泽楷的回到,杜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呜喔喔太棒了今年他也能去那边见他的女神了!


周泽楷不明地看着杜明,然后把疑惑的眼神转向了有些苦笑的江波涛,一副要他给个解释,要不然不去的模样。


「嗯咳,是这样的小周,有一份在T国的暑期打工,工作内容是在附属的G岛上带观光客下去浮潜。那位招聘的老板呢在G岛上有一个民宿,她就是暑假的时候才过去那边并开放订房,多半是接待从我们这边过去的观光客。而她每年都会请有浮潜或潜水证照的学生去那边带人下去浮潜,以这样的打工来换取食宿跟一些薪水。」江波涛见周泽楷已经收拾好背包了,他们几个便边离开教室他一边继续向周泽楷说明。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他明白了,「有谁?」照刚刚杜明说的这个空缺有人补,那就代表要去的人肯定不止他们三个。


「目前的话,有我、杜明、吕柏远、方明华,我们几个不是在寒假时都考了证照吗?所以大家都会去,觉得是个不错的实习机会。而杜明……之前他高三升大学的暑假,就有去过了,这份差事是他跟我们说的。」而那年杜明貌似在那边认识了一位他心目中的女神,今年就心心念念地还想再去一次呢,这是江波涛没说出来的话。


原本是当作兴趣去考的浮潜证照,在这时候派了上用场,周泽楷想想觉得没什么不好,这样的打工机会也蛮难得的,于是周泽楷和几位好友,办好签证便坐飞机飞到了T国,然后再从最靠近G岛的小港口坐船过去G岛。


在船上经历50分钟左右的航程,他们抵达G岛,拉着行李箱下船,走没多久,就看见有一男一女举着〝兴欣民宿〞的人朝他们挥手。 。


「你们好呀,我是苏沐橙。欢迎你们来到G岛,这个两个月还请多指教啰。」等他们拉着行李靠进箱型车时,有着栗色长发的女生就笑盈盈地开口自我介绍了。另一边把后车门打开让他们把行李放上去长相和苏沐橙有些相似的清秀男生也开口了,「苏沐秋。我警告你们啊,可别打我妹的注意。」面对自家哥哥的宣言苏沐橙在旁边笑了笑。


由于正副驾驶座让苏家兄妹占去了,箱型车是比较大但是要一次塞五个大男生还外加部份空间放行李还是有些挤的。苏沐橙在副驾驶座上回过头向后面的乘客说话,「抱歉喔,因为只有这台箱型车,所以要稍微委屈你们一点挤在后座。」


「不会的,还要谢谢你们过来接我们。」江波涛说。


--


G岛。是一个人口不多的纯朴小岛,岛上最便利的交通工具就是机车,大约骑个四、五十分钟就能绕完全岛。热闹点的地方就聚集在离港口稍远一点的街道上,不过在这边也不怎么担心会迷路,因为路也不多。而聘请他们的兴欣民宿,是位在比较僻静靠海的地方。


而在兴欣的打工,做起来到是蛮轻松的,就是在固定的时间点,带着前来住宿游玩的观光客穿好要去浮潜的装备,然后下海去看那些五彩缤纷的热带鱼、各式各样的珊瑚礁、生机勃勃的海底世界。之后如果没有客人预约浮潜,民宿的老板─陈果也没有限制他们空闲的时间要在民宿帮忙,当然啦如果愿意帮忙的话也是热烈欢迎的。所以他们如果还再去泡泡海水或者是在岛上逛逛都没关系,只要别把装备弄坏要怎么使用都可以。


比起在民宿里帮忙,周泽楷更热衷于去海里,继续浮潜也好,泡泡海水也罢,他很享受泡在海水里那种一切宁静的感觉,然后看看清澈的海里那些优游自在的鱼群。


今天他带完最后一组客人,已经临近黄昏,泛着暖黄色的海面很美,于是周泽楷心念一动,稍微用清水冲洗了一下身上的装备,抓着面镜便又向海边走去。


已脱掉防寒衣的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又往海边走去,好心提醒了一下,「小周,已经要傍晚了,再晚一些视线不好,你要多注意。」


「嗯,我会的。」


黄昏的海面很美丽,那层层叠叠波光粼粼的色彩让人着迷。所以当周泽楷回过神来时,天色已暗,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飘得离岸边有些距离,而他感到十分的饥饿,这代表他错过晚餐时间,而且大概错过蛮久的。


周泽楷心里想这大概要糟,他可能没有体力游回岸边,虽然有穿着防寒衣,但是他长时间飘着没有活动已经有些失温的现象,手脚都有些冰凉僵硬了。


面对眼下有些不好的状态,漂流在海上的青年还是决定要尽快游回去,因为说不定江波涛他们已经在岸边找他了,如果已经出来寻找他的话,就有机会互相汇合。


他摆动着双腿往海岸边游去,越游越是感受到自己的体力迅速的下降还有饥饿带来的不适感,终于周泽楷觉得体力即将透支时他看见了海岸边,奋力的一个划水往前,不料自己眼前猛地一黑。


只差了一点……


「唉,真是不省心的孩子。」迷糊间,周泽楷听见一个有些慵懒的嗓音这么说着,然后他感受到有人拖着他的腋下拉着他往前游。


「你也蛮幸运的,我正好在附近,要不兴欣少了个人,沐秋那家伙不砍了我才怪。……好啦,到这边应该就可以了,等等应该就会有人出来找你。」,背上坚硬的触感,周泽楷知道对方把他安放在靠岸浅水的礁石区,期间还拍了拍了他的胸膛,有着把人带到的意味。


「呃……」是谁……


周泽楷用尽力气睁开疲惫不堪眼,想看一眼把他带到岸边的人是谁。很无奈的对方俯身在他的上方又背对月光,只落下一片阴影,但是黑暗中那双时不时闪出冰蓝色的竖瞳,深深地烙印在周泽楷即将陷入昏迷的脑海里。


等周泽楷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躺在民宿柔软的床铺上,转过头去看窗外,而外头正艳阳高照。周泽楷的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来,脑袋还有些迷糊对着墙壁发呆,墙上的挂钟显示着现在中午的时间。


「小周,你醒啦?」和他同房的江波涛,端着午餐推门而入。 「有没有觉得哪边不舒服?」他把食物放在房间里的小桌子上,走向床边问着。


江波涛几乎不敢回想昨晚,昨晚发生的事把兴欣民宿上上下下全都吓得不轻,尤其是他们几个周泽楷的好友。


昨天晚上,吃完晚饭后,就已经七八点了,在收拾餐桌时陈果发现有一套碗筷没有人用,陈果疑惑了一下谁没回来吃晚餐点一下人数,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知道去向的江波涛连忙表示黄昏时周泽楷去了海边,有提醒他要注意天色跟时间,想说再等等应该就会回来了,结果他们一路等到九点还不见人影,觉得不能在等下去的苏沐秋和江波涛、方明华……他们几个男生抓了强光手电筒就往海边走去。


到海边他们找了好一会,才在距离他们平时下水的地方有些远一块大礁石旁,找到昏迷的周泽楷。苏沐秋连忙蹲下身来伸手去探颈动脉,当那有些微弱但稳定的跳动由指间传来时他松了口气。


量完脉搏苏沐秋站起来身,「人没事,赶紧带回去,脱装备泡热水。」说完,侧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平稳的海平面一眼,然后指挥同时松了口气的江波涛等几个男生把周泽楷扛回民宿。


周泽楷坐在桌边一边慢吞吞地喝粥一边听完昨晚他获救过程。


「……周边,没有其他人?」喝完最后一口粥,周泽楷放下调羹,汤匙在瓷做的碗敲出清脆的声响。


「没有,我们找到你的时候,周边除了大礁石之外就只有你而已,连一个救生圈也没看见。」江波涛顺手地将装着空碗的拖盘拿起,「对了,老板娘说,要你今天好好休息,不用去带人了。」


房门再度被带上,留下一室的寂静。


--


深夜。


周泽楷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空调运转的轰鸣声,另一床传来的同伴轻微鼾声,墙上挂钟的滴答声,窗外隐隐约约的蟋蟀叫声、海涛声,构织成一个夏日的夜晚。


但该入眠的夜晚,周泽楷却睡不着。只要闭上眼,他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一双闪着冰蓝色的竖瞳和一把有些慵懒的嗓音。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于是周泽楷翻身下床,拿着手电筒,动作小心翼翼地,因为他不想吵醒正在熟睡中的同伴,悄悄地从后门离开了兴欣。


他想要再去一次大礁石那边,说不定会遇到救他的那个人。


在G岛上,除了几段比较主要的干道有路灯之外,大部份的山路跟部分路段是没有路灯的,于是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光害的。周泽楷走在一片漆黑空无一人的路上,抚过脸庞的空气,微凉的风还带着海水特有的潮气,他抬头一看,满天的星斗就撞进眼底,美不胜收。


周泽楷一路嗑嗑绊绊好不容易走到了他被救起的大礁石旁,那其实一块说很大倒也没有大的礁石,形状似梯形,一边渐入海一边则方便人踩着上去,如果站在礁石旁,礁石的高度差不多是周泽楷的身高。


「唉,我说你啊,这么晚了还跑出来做啥呢?」冷不丁的声音就从礁石的上头冒出,差点把周泽楷吓得脚底一滑。


周泽楷顺着声音抬头往上,衬着星空当背景的是一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就趴在上头,眼眉带笑地看着周泽楷,而那带着笑的眼眉正是时不时出现在周泽楷脑海里,冰蓝色的竖瞳。


「……来找你。」没说出口的是因为是你救了我,所以我来找你。而看着对方裸露着的雪白肩头,周泽楷在心中不禁想裸着……不冷吗?


「呵,来找我?你确定?」男人疑惑地说。


周泽楷才要开口说话,下一秒的景象,却让他有些脑袋当机。趴在礁石上的男人,从身后翘起的不是双足,而是鱼尾。半透明的尾鳍还随着主人的动作,摇来晃去的,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怎么?看呆了?」对方还很有兴致的说着玩笑话。


「……!」周泽楷眨了眨眼,像是在确定自己看到的不假,「人鱼?」舌尖吐出的是个梦幻的名词,这名词通常会出现在小说跟童话里头,虽然科学上也一直在寻找这种生物是否存在,但是大多数还是抱持着这是一个幻想的生命存在。


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周泽楷眼前。


「是啊,就是你说的,人鱼,上来吧小伙子,你要是滑一跤进海里,我这次可不救啊。」说完,原本趴着的人鱼,双臂一撑,便转过身子改为坐着正对着海,摇曳着的鱼尾也因为动作的改变而变成是覆盖在礁石上。


周泽楷听话地从礁石靠陆地较低的那侧,小心地找着立足点,爬上人鱼所待较平坦的上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皙的背部,然后顺着线条优美的背一路往下,窄腰过后屁股那就开始鱼尾的部份,鱼尾是跟大海同色的深蓝到浅蓝的渐层,鳞片在月光的照耀下微微发亮,最后是接着像金鱼一样的半透明尾鳍。


「别站着,坐这。」人鱼好心情地看着已经爬上来的周泽楷,拍了拍身边的空地,示意对方可以坐在这边。 「唉唷,仔细一看,小子你长得可真好看。」对方在周泽楷坐到他身边时,左瞧右瞧地端详周泽楷的脸蛋,促狭地说,鱼尾还开心地从另一侧甩到了这侧。


「好啦,帅小伙叫什么名字?总不能喂喂地或者帅小伙的叫你吧,啊对了,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养的修,然后如你所见,是个人鱼。」叶修自我介绍完后,很有耐心地看着周泽楷一直微动着嘴唇没说话。


「……周泽楷,山川水泽的泽,楷书的楷。」


「周泽楷……」叶修把这三字在舌尖上念了几回,「不介意的话,叫你小周行吗?」


「嗯。」周泽楷看了叶修两眼,欲言又止,「昨天,谢谢你。」


「这不用谢,应当的,真要谢下次你给我带包烟呗。倒是你可别在泡在海水里又泡到忘我了,下次可就没幸运了啊。」叶修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然后转而又提醒这个昨天被他救起的年轻人。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他眼尾扫到叶修鱼尾离自己的手边很近,心里就浮出念头,不知道人鱼的尾巴摸起来是不是跟一般的鱼一样呢?


而他向来就是行动力比说话力来得高,周泽楷面上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缓缓往叶修鱼尾的方向挪动过去。顺便转移叶修的注意力,周泽楷问了个他颇感疑惑的问题,「人鱼,可以抽烟?」他知道人鱼虽然可以在陆地上呼吸,可烟这种东西是无法在水里点燃的吧?所以他对人鱼的器官是否可以承受烟感到存疑。


他一边听叶修回答一边用眼尾看着鱼尾巴,就在要摸到那一刻,鱼尾像是感应到人类的手一样,唰的一下移到另一边去了。


「嗯?当然是可以……欸欸欸干什么干什么,人鱼的尾巴可不能乱摸的!」叶修回答到一半时,就发现周泽楷的手就要摸到他的尾巴,连忙喝止他并把自己的尾巴移开。


「不能?」


「当然不可以,我们人鱼的尾巴,可是只有伴侣才能摸的。」最后那一句叶修的语调微微上扬,像是带着点什么意思的感觉。说完叶修尾巴一使力往礁石靠海那一侧较低的地方挪过了去,而后就往海里一扑,一下就不见踪影了。


--


从那天之后,白天带完观光客浮潜的周泽楷便经常在半夜偷溜出来,去大礁石看看叶修是否有出现,当然放在心底没说的是想再见见叶修和他说说话,希望能知道更多有关他的事。而叶修像是知道周泽楷那一点小心思一样,也每天都会出现在大礁石那边,有时早到有时晚出现。


他们天南地北的聊。从中周泽楷知道了不少有关叶修自己的事,比如说叶修一开始待的海域并不是在这一块,而是比较靠近C国那边的海域;比如说,人鱼并不是只有美丽的雌人鱼,也有男性人鱼,只是他们与占了大数民族人口的雌人鱼来说要少很多,所以大部分的传说都是遇到了女性的人鱼;再比如说当周泽楷亲眼看见,叶修点起了烟,一阵吞云吐雾后沉醉其中的样子,很是刷新了周泽楷的三观。


虽然知道这样持续性的熬夜,对白天的精神会有一定的影响,可是周泽楷无法阻止自己在半夜12点莫名地醒来,然后走到海边那块大礁石边上。他想,这是传说中人鱼对人类的诱惑吗?雄性的人鱼也能诱惑?但是再多疑惑也无法抑制自己想见到叶修的心情,而且……他想摸摸叶修的鱼尾。


又是一天阳光明媚的早晨,大家吃完早饭后,这群属于外聘来带人浮潜的大男孩们,有小心思的跑去帮唐柔忙、有去整理浮潜装备的、有的打算在岛上溜达溜达,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直到下午才带预约的客人去浮潜。


「我说沐橙,你不觉得有人半夜外出得太夸张了吗?」苏沐秋一边操作着咖啡机泡客人点的咖啡,一边问在另一侧流理台洗杯子的妹妹。


苏沐橙为了不让长长的头发因为清洗的动作而垂下来干扰到自己,就挽了个可爱的丸子头。听到苏沐秋的问题,苏沐橙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了看吃完早餐而对着窗发呆的周泽楷,然后笑得别有深意的样子,「唉呀,我猜肯定是遇到叶修了,嘻嘻。」


将泡好的咖啡放在吧台上,苏沐秋露出了了然于心的表情,然后说,「本来就是那家伙救了周泽楷,会对他上心也是无可厚非,谁叫他是传说中的人鱼呢。 」


「但是……我觉得叶修也对他挺上心的啊。」仿佛知道点什么端倪的少女,脸上漾出的笑容十分可人。看得苏沐秋是一阵鸡皮疙瘩头皮发麻,妹妹平时都看什么东西,他一点都不想知道,真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然后在心中默默为周泽楷跟叶修点了个蜡。


巧笑着的女性决定拎着果汁去跟像是把心丢进海里的沉默青年,谈一下人生。


「小周?」果不然就看到青年有些讶异的将目光投过来,「嘻嘻,那个人是这么叫你的对吧?」


「你们认识?」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却比较像是已经确定他们认识了。


苏沐橙也不扭捏大方地承认,「嗯,认识喔。那是我们第一次救到人鱼,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吧。」


那不过是几年前的事了,她和哥哥一如往常地在暑假时和陈果一起过来兴欣民宿,在一次他们晚间例行的饭后散步,偶然在海边检到了一只满是伤痕奄奄一息的人鱼,那就是叶修。


当时她和苏沐秋把叶修养在他们房间浴室里的浴缸里面,直到伤好。而叶修就直接在这片海域定居下来,他在G岛海域绕了一圈表示这里没有其他的人鱼,这里就他这一只。可能是因为叶修有暗中照顾吧,他们这几年海域人溺水的事件少很多。


「那时候他跟哥哥的感情比较好,我哥那时候也像是著了魔一样一天到晚腻在浴室里,说是怕叶修无聊。嘻嘻,之后果果就生气啦,说哥哥不可以假借要照顾叶修而不做事。后来叶修伤好,我们就送他回海边,现在偶尔也会去海边见见他跟他聊聊天,交流一下海况。」苏沐橙说的有点口渴,吸了口果汁。


「兴欣的人都知道叶修?」怪不得,那时候迷糊间有听到苏沐秋的名字……周泽楷想。


「嗯都知道啊,你们是额外外聘的嘛,不过谁知道你这么幸运第一次来就碰到叶修了。」苏沐橙站了起来,抹平因坐下而产生皱折的裙子, 「好啦,我也该去工作了。其实我要说的是,你别太在意叶修对你的吸引力,他毕竟是人鱼多少还是会带点诱惑的能力,通常你回去本国后就会随着时间淡忘不少,只是你自己要注意身体状况就是了…………可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叶修那么频繁出现在那个大礁石上喔。」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他们会面次数的俏丽女性最后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然后就飒爽地去做自己该做的工作了。


--


夜色如凉,又是个私会的好日子。


「小周啊,你说为什么人类能做出这么棒的东西呢?」这么说着的叶修,一只美手夹着烟,朝天空的地方,缓缓地吐了口烟。


「烟……久了,不好。」一开始,周泽楷还是抱着为了报答叶修的心情给他带了包烟,然后亲眼看见叶修动作熟练的点烟、放进嘴里开始吞云吐雾时,不得不说确实很让他震惊。他不禁开始发散思维,海里的世界是否也有烟?说不是用水草做成的。


当然久了周泽楷知道,叶修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人类世界的烟,从此就上瘾了,常常叫苏沐秋或苏沐橙给他带烟,苏沐橙自然是不让带,苏沐秋忙也没空给他带。结果救了周泽楷的他,就很自然而然地叫周泽楷给他带烟来,让他一解思烟之苦。


第一次带烟给叶修时,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那天晚上叶修和他聊天的时间中抽掉了半盒烟,吓得他就算现在给叶修带烟,也只让他抽一两根,可不能让叶修随心所欲的抽,那样实在太可怕。


叶修手上的烟抽到了尽头,周泽楷很有眼色马上把随身型的烟灰袋打开,让叶修把烟在上头捻熄,并把烟头丢进袋子里。


叶修像是意犹未尽ㄧ般,纤指搓了搓唇,「再一根?」


「不行,已经两根了。」数量问题,不能让行。


「唉,哥的鱼生苦短,小周连烟都不让抽,哀伤啊!」作势要跳回海里,打算不理周泽楷。


「叶修!」周泽楷一急,抓住了人鱼滑溜溜的手臂,要阻止他离开。


「呵,跟你开玩笑,瞧你急的。」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叶修自然很清楚周泽楷不善言语,很常抓着这点逗弄周泽楷。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抓着他手臂的手,示意他松手。


「叶修……」周泽楷有些无奈说,他对于叶修的这种行为无奈却又喜欢他作弄完后那狡黠的神情。


叶修看着周泽楷有些无奈的表情,笑了一下,像是感叹般地说,「我说你啊,还真奇怪,每天都来,不嫌腻啊?我可是没有什么人鱼的宝藏的喔。 」他当然知道周泽楷每天晚上都来找他,不是为了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人鱼宝藏。


周泽楷伸手将叶修湿漉漉的前发拢过耳后,嘴边勾起一抹小小的弧度,「不会腻,你很好。」实打实的黑眼珠里有着温情、爱恋和许多说不清的小情绪,黑瞳倒映着星空,看起来像是有着小小银河在里头却只装得下眼前的人鱼。


啊,人长得帅就是犯规,宝藏什么的,明明是他才对吧。叶修有些分神地想,内心被周泽楷的眼神看得一片柔软。


在那些故事里头,说人鱼喜欢美丽的东西,会用自身的美丽去诱拐喜欢的人类,然后把人拖进海里溺死,让他永远成为自己的东西。而叶修也不例外,他自然会被美丽又纯粹的东西吸引,只是他不会像女性人鱼那么极端,把人拖进水里。


面对着周泽楷时,叶修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使用能力,而且多半他也不会去使用,可他就不知道什么眼前帅得不要不要的周泽楷对他上了心。他前阵子还为了这件事在苏沐橙过来找他时,要她多多注意周泽楷,别让人一到晚上就往这边跑,结果,合着是沐橙根本没劝退周泽楷呢还是周泽楷就是这么固执,他不知道。


这个暑假结束后,周泽楷就会回去他原本的国家,隔年的七八月也不一定会再过来。在时间的冲刷之下,应该就会把自己遗落在记忆里的某一角吧,但还是给他一点小奖励吧,就当权是给他带烟的回报好了。


「好吧好吧,拿你没辙……小周,靠过来点。」周泽楷乖巧地将身体往叶修的方向倾。


还带着水气的手往周泽楷的后颈一勾,猛地将人更往自己的方向扯,就这样往周泽楷温热唇瓣贴上,伸出软舌轻轻勾勒着周泽楷的薄唇。一开始的时候,周泽楷傻住了,但很快的就反应过来,张嘴把在唇外游离的小舌勾进来吸允,一手轻搭在勾着他后颈的手臂上另一手放在叶修的后脑杓上。


在叶修把舌头缩回去的时候,周泽楷去啃咬吸允叶修带着海水咸味的唇,把两片唇吸得红肿,舌尖扫过贝齿,周泽楷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与叶修温热口腔里的软舌纠缠、嬉戏。叶修自然也互不相让,这是他起头的吻,在周泽楷热情地回吻过来时他也给予回应,随着两人交缠的唇舌,暧昧的水声啧啧作响。


随着热烈的亲吻,周泽楷原本搭在叶修手臂上的手不知不觉中延着线条下滑到后腰,叶修勾在周泽楷后颈的双手也不安份地撩拨着他的头发。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嘘嘘,而叶修更是苍白的脸上泛着情动的潮红。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见到自己的身影,喘息间,周泽楷原本在叶修的后脑的手顺着颈脖过来,拇指请抚着叶修的脸颊。对看着的两人不发一语,下一刻像是互相吸引的磁石,将双唇相贴在一起,开始下一轮的亲吻。


皎洁的月亮、糖粉般的繁星、海涛声,全都成了不重要的背景。


--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周泽楷心情很好。


可是江波涛和一起过来的杜明、吕柏远、方明华就不懂了,前阵子历劫归来后,人像是丢了魂一样时常发呆,让人担心。可现在又像是得到想要很久的东西,整个人都充满了喜悦连带做事也充满了干劲。


「我看,这是恋爱了。」这是一脸深沉,在这群大男孩中目前有女友的方明华说。


「恋爱?这有可能吗?」江波涛很清楚周泽楷的颜值,一天到晚让那些太太小姐小女孩都会对他示好,可就没见过他有答应过,也没见有对谁特别好的。


「难道,也是喜欢上了唐柔女神?」这是担心受怕的杜明,单恋中的男人很容易把所有接触心仪物件的男人都当成了情敌。


「别了吧,你的唐女神,就你最爱。」吕柏远忍不住吐槽他。唐柔女汉子的作风,这里的几个人撇除杜明,来到兴欣没几天就见识到了,纷纷为正在追求她的杜明点蜡。


「那莫非是苏沐橙?」


「那她哥哥应该早砍了小周的腿……」亲眼见识过妹控是如何把骚扰苏沐橙的男客人赶跑的江波涛表示那很恐怖不要问。


四个人毫无头绪,四个人面面相觑。要知道想从周泽楷嘴里挖出点什么,那是除非他愿意否则是比登天还难的事。


而苏沐橙在察觉到有人散发着恋爱的光环时,脸上的笑容就益发的闪耀,对此苏沐秋又在心中为周泽楷和叶修点上一排的蜡,并且提醒自己要记得去跟叶修说,这阵子少跟苏沐橙说话。


时序渐进,周泽楷很快地迎来他们待在G岛上的最后一天。


明天。

明天一早他们就要搭上来时的船,先返回T国再搭飞机回C国准备开始新的学期。但是再那之前周泽楷知道还有一件事,他还没办成,那就是让叶修允许摸他的鱼尾


一如他这一个月多来的私下相会,周泽楷在往常的时间点去了大礁石,却没看到叶修待在上,他不怎么在意,因为有的时候叶修会晚出现,从没失约过。


果不其然,周泽楷坐在上头欣赏了一下星空,就听到一阵海水翻腾的声音,「小周,拉我一把呗。」叶修的声音出现在大礁石的下方。


周泽楷靠了过去,伸手抓住叶修往上伸的手,叶修反抓着周泽楷的前臂,一个使力就把待在上面的周泽楷给拉进海里了。


听到噗通的落水声,叶修笑得很欢快。 「这样不行啊,小周,你怎么可以松卸掉防备心呢?」


很快破出水面的周泽楷,将湿掉的前发一把全往后梳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像是带了点怒气般的抓住调皮的人鱼,低下头就吻住叶修漾着笑意的嘴,不乖的人鱼就该用行动来惩罚。


叶修在接吻的时候喜欢环着周泽楷的后颈,一边手还不安份地拨弄后颈的头发。周泽楷两只手都放在叶修的腰上,人鱼身上有些滑腻肌肤让他很爱不释手,如果手再往下滑一点就能触碰到鱼尾的衔接处了。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在等,等叶修的一个点头答应。


「抱歉啊,把你给弄湿了。」叶修看着周泽楷英挺的眼眉,笑着说。


「嗯……不乖。」周泽楷拧了一下叶修的腰间肉,表示他对这个举动的不满。


「欸欸别捏,这我可不是知道你明天要回国了,给你点小惊喜吗?」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有些感动。两人靠着额头,周泽楷鼻尖与叶修的鼻尖摩擦着,「叶修、叶修……」一直喊着叶修的名字却无法把心中的那个愿望说出口来。


「呵呵,行,哥知道你想做什么。」叶修把周泽楷的俊脸拉得离自己远点,挣开周泽楷放在腰上的手,游向大礁石,他双手平放在大礁石最低那一阶一撑,半个身子便浮出水面,一转身鱼屁股就坐上了去。 「过来吧,小周。」说完,尾鳍还撩了一下水。


浑身湿透的青年,默默地靠了过去。他没有像叶修一样上岸,而是待在海里,由下而上地看着叶修,像是忠诚骑士看着他的国王一样。


「不就是想摸吗?那就摸吧,从尾鳍的地方开始。」叶修面上装得淡定,在周泽楷之前,他没有过伴侣,所以像这样要成为伴侣意义的抚摸,知识上他知道但并他没有实践过,更何况物件还是人类,心里多少也有些慌。


「嗯!」周泽楷露出了开心的微笑,虔诚似地先在叶修半浸在海里的鱼尾弯曲处献上一个轻柔的吻,大掌才抚上最尾端的月牙处,延着鱼身缓缓地向上滑去。


嗯真的是跟鱼一样,鳞片光滑得很呢,周泽楷心想。


当他摸完浸在水下的部份,往上朝暴露在空气中的部份时,手就被鳞片划伤了。原来因为鱼尾被周泽楷带着热度的手掌心抚摸时,不适应温度的叶修脑袋里像是被细小电流一波一波的刺激,鳞片不由得有些微微翘起。而鳞片的角度改变,也就刮伤了周泽楷的手。


点点殷红就这样滴落在叶修鱼尾上,血迹却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就像是被叶修吸收掉一样。叶修反应很快的将自己的手腕在自个儿鳞片上一滑,也滑出了口子,渗出来人鱼血不像是人类一样是鲜红色的,而是像是红混蓝的红紫色。


叶修将人鱼的血滴在周泽楷受伤的手,周泽楷感受到他手上的伤口一瞬间像是被燃烧一样高热。可也就那么一瞬间,手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这样就可以了?」人鱼的结伴仪式这么简单?周泽楷看着自己愈合的手掌心,反手看手背,这时才发现上头多了一块透明的细小鳞片,不仔细看或摸的话根本不会发现。


「就只有这样,不然你以为有多复杂呢?本来是双方的手背上会出现对方颜色的鳞片,不过你是人类,所以状况不太一样。」叶修侧了一下身体,周泽楷凑过去摸,发现叶修右侧衔接处原本有鳞片的地方,一小块不见了成了人类的肌肤。


「谢谢你,叶修。我很高兴。」周泽楷的眼神亮了起来,盛了满满的爱意在里头。


「我也很高兴,周泽楷。我会等你明年再来的。」


--


离开的时候是跟过来时一样的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结束这段暑期打工的周泽楷等人,上船时挥别了兴欣的员工,踏上返家的旅程。


「小周,明年还来吗?」江波涛看着脸上挂着笑的周泽楷,心里想他肯定是有什么难忘的回忆了。


忽视掉杜明嘤嘤嘤今年没追到女神的背景声,周泽楷好心情地回答。


「嗯,明年再来。」他摸着右手背上的鳞片触感,心里一片踏实。


他的大二暑假,很特别。




【THE‧END】


终于写完啦,现在是凌晨要五点了!喔喔喔可是写得很顺的时候整个停不下来

从员工旅游完回来后,我的脑袋里就一直飘着这个脑洞

终于填起来我超开心的!而能赶在端午前我也…很高兴


大家佳节愉快XD


附上一张当时候拍的风景!



评论(11)

热度(132)

  1. 北海ぐ冰宫冷伊 转载了此文字
©冷伊 | Powered by LOFTER